巴斯夫开锐|红火蚁肆虐——危害大防治难

上海凯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19-02-27

今年刚一开春,广东某镇某村村民王先生就早早预备好了一套“装备”:齐膝的雨靴、长长的袜子、厚厚的手套,还配备了杀虫剂、消毒软膏……

“我们被咬怕了,现在下田种地都格外小心。”王先生指着田埂上随处可见的一个个小土堆,这里面有一群“不速之客”红火蚁。

全镇蚁巢十万个

在很多村民的记忆中,红火蚁这种“爬得很快、粘上人就咬、有毒”的蚂蚁是近两三年才出现的,不知道这些蚂蚁是从哪里来的。前些年,红火蚁还只能在村里少数旱地里发现,去年则蔓延到了大部分农田和山地;甚至,有些 村民家附近甚至都出现了蚁巢。

红火蚁实拍图

据统计,截至2018年,该镇19个村都发现了红火蚁,保守估计约有蚁巢79357个,遍布 全镇11007亩农地。呈现从南部乡镇向北部乡镇、从城市的园林绿化区向工业园区、校园、社区及农区蔓延的趋势。道路两侧、农田田埂、山林等处,几乎每隔几米就有或大或小的数个蚁巢,在地上爬行的红火蚁更是随处可见。据镇农业办公室罗主任介绍,该镇自2005年首次发现红火蚁,“当时只是在群建村发现2窝,很快便将其消灭了,2007年后,红火蚁逐年增多起来。”

“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传过来的。”罗主任说,车辆、流水都可能成为红火蚁的传播渠道。

科学研究显示,红火蚁环境适应性强,繁殖能力惊人,每个成熟的蚁巢约有5-50万只红火蚁。一般来说,一个蚁巢中有1个或数个可以生殖的蚁后,每个蚁后平均每天可产下1500-5000粒卵,因此,一旦红火蚁进入某地,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控制,将会以惊人的速度发展。

农田因蚁患撂荒

由于红火蚁具有攻击性,当其活动或蚁巢受到人、畜干扰时,便会用尾部的螯针叮蜇人、畜,并将毒蛋白注入人、畜的皮肤。被红火蚁蜇后,伤口一般会出现痒痛、红肿的症状,个别人被咬后还可能出现发热、头晕等过敏反应,严重的可以导致休克。

“村民差不多都被咬过,严重的还要去医院治疗。”村民蔡先生说,几天前,他在种地的时候,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红火蚁蚁巢,蜂 拥而出的蚂蚁立即爬满了他的双腿,情急之下他只能手脚并用,用双脚互搓,用双手在腿上搓,费了十几分钟才将蚂蚁清理干净,但腿上已经被咬了十几口,“当天 晚上便发烧了,不得不去医院打点滴。”

红火蚁的可怕杀伤力

蔡先生介绍,由于村里红火蚁较多,村民种田时经常被咬,因此,有些村民放弃了耕种,“甚至一些耕牛都被吓得不愿意下田了。”

为了对付红火蚁,村民想了许多办法。村民在春耕时,要穿长筒套鞋和长袜子下地,有的村民则随身携带杀虫剂,在种地前先对蚁巢进行喷洒,以灭杀红火蚁,但是效果都不太理想。

专用药剂难买到

李女士说,该市某区是红火蚁的重灾区,但经过几年的治理之后,可是红火蚁依旧能够有相当的生存空间。

该村李女士说,主要是用于灭杀红火蚁的专用药剂很难买到,所以治理过程中很难完全灭杀。

红火蚁有极强的繁衍能力

“我们组织了专业的防治队。”李女士说,通过加大投入、发动村干部定期投药、技术人员定期检测等方式,将红火蚁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

该村村主任闻先生认为,该村红火蚁之所以迅速蔓延,根本原因是“投入不够”、“药太少”。他说,2008年开始,有关部门每年都进行红火蚁防治知识的宣传,但一年才发下来一箱药,远远满足不了需求,“一箱药40包,17个村民小组每个小组发两包,由小组长安排去灭杀,这点药其实基本上起不到什么作用。”

红火蚁与普通蚂蚁的区别

“灭杀红火蚁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用普通的农药淋灌,一种是用专门的红火蚁杀剂。”李女士介绍,用淋灌的方法需要灌满整个蚁巢,但由于红火蚁巢穴深度一般可达60-80厘米,因此不仅需要大量农药,杀灭效果也十分有限,“目前,使用更多的是专门的红火蚁灭杀剂。”

专门杀红火蚁的药是由省里统一发下来的,不足部分各地可以自筹经费去订购,“但从2007年到现在,市里每年安排的红火蚁防治经费才 30万元,各区县配套资金也只有10万元,镇一级则几乎没有资金投入。”“这些钱差不多都花在了培训和基本的防治工作上,没有额外的钱再去买药。”

同时,由于红火蚁专用杀虫剂的原药成分受国外专利保护,国内虽然可以使用,却不能进行盈利性销售,因此,民众目前无法在市场上购买到灭治红火蚁的专用药物,而只能使用普通杀虫剂,但其效果不如前者。

人类寻找根治方法

人类一直在寻找更有效且长久的对付红火蚁的方法。

检疫:虽然火蚁在美国的发生已相当普遍, 但在尚未发生的地区, 花草、苗木等的检疫仍是重要而且有效的控制蔓延的手段。在美国,不少具备火蚁生存气候条件的州, 由于实施了严格的检疫措施,至今未有火蚁发生。

我国已经认识到检疫对防治红火蚁的重要性

化学药剂防治:包括药剂浸泡,饵剂法和诱饵传播法等通过不同的方式把化学药剂注入红火蚁巢穴以大量杀伤红火蚁。当然,杀虫剂的使用本身对环境有相当的破坏,并且其成本和投放所消耗人力都比较高。

生物控制法:寄生蚤蝇,寄生于数种蚂蚁, 其中一些被认为是对火蚁具有主体专一性的。成年蚤蝇产卵于外出捕食的工蚁身上,蛆虫转移到蚂蚁的头部并在那里取食,最终导致了蚂蚁被“斩首”。和这个现象一样有趣的是这些蚤蝇的主要功能就是使蚂蚁停止捕食。在蚤蝇存在的时候,工蚁会退回到群落中以防止蚤蝇将卵产在头上。这种对蚤蝇破坏性的反应限制了群落喂养自身的能力,可能使“竞技场”更加平均从而使其他蚁类相对于火蚁更有竞争力。

蚤蝇

被蚤蝇寄生的红火蚁就等于上了“断头台”

寄生蚂蚁Solenopsis ( Labauchena),是一种寄生于火蚁蚁后的蚂蚁,它使火蚁工蚁们转向去喂养寄生物的卵从而损害了群落自身的幼虫。有趣的是S. dagerrei没有劳动力等级, 只有蚁后和雄蚁被繁殖出来。这种寄生蚂蚁的存在对群落的生长和繁殖的雌雄比例起弱化作用。S. dagerrei 的蚁后们进入火蚁群落并寄生到火蚁蚁后身上。先前的研究表明这种寄生蚂蚁抑制了火蚁蚁后及其产卵,从而导致了火蚁群落崩溃并最终消亡。

而某些节肢动物、真菌、细菌、线虫、病毒、微孢子虫等也有可能对火蚁有一定控制作用。

生物控制的方法往往都比较有效,但最大问题是无法大规模杀死数量已经无法控制的红火蚁。除非如同蚤蝇这样的物种在当地和红火蚁的规模接近,那显然就是另一场生态灾难了。

也许这种美国人用来对付另一侵略者阿根廷蚁的方法更为值得借鉴:阿根廷蚂蚁,其领地内通常有很多蚁后,而且领地面积可以延伸数百英里(曾经发现的一个阿根廷蚂蚁领地贯穿整个加州,从圣地亚哥延伸到旧金山北部),由于这种蚂蚁的数量庞大、行动一致、并且缺少天敌,所以这些身长仅有0.3厘米的小东西很难根除。杀虫剂无法杀死它们,诱捕对它们也无济于事。而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控制对环境具有极大破坏的阿根廷蚂蚁在加州和美国其他地区扩散的自然方法,那就是挑起它们家族内部的战争。

阿根廷蚁是美国另一严重的危害生物

这些蚂蚁的外骨骼上存在用以互相“识别”的化学物质,稍加改变都会使得原本和谐相处的动物们反目成仇,进而引发一场致命的混战。在初步试验中,科学家们合成了一种替代品,主要是由一到三个甲基链的直链烃构成。当将这些合成物涂覆到阿根廷蚂蚁身上并将它们放回蚁穴时,这只蚂蚁就会受到其他没有经过涂覆的同伴的袭击。阿根廷蚂蚁是分布最广泛的、最具有生态破坏性的入侵物种。一旦它们进入一个新的栖息地,就会消灭掉所有的本地蚂蚁。而在其位于南美地区的原始栖息地,阿根廷蚂蚁根据基因不同会划分细致的领地空间,对入侵者毫不手软。北美的阿根廷蚂蚁可能来自同一个宗族,具有相似的基因。该项研究的最终目标是识别出这些蚁穴之间用以区别彼此领地界限的标记,利用这种合成的化学物质来扰乱或者破坏它们的社会行为。

虽说这种方法还没被证明实际效用,但如果真能破坏这些蚂蚁的合作系统的话无疑是阻止其扩散的最好方法,希望我们能尽快找到答案,为全世界正在受到这些小东西折磨的人带去好消息。

部分资料来着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最新杀虫剂

巴斯夫®开锐®,红火蚁一网打尽

开锐®(Kai Rui® ,Amdro)是德国巴斯夫公司开发的主要用于灭杀红火蚁的一种杀蚁饵剂,同时对于细纹小家蚁、广大头蚁也有极强的引诱和灭杀作用。施用开锐®后,工蚁会将药饵带入蚁巢供蚁巢内蚂蚁不断取食,并饲喂蚁后。由此开锐®很快发挥作用,巢内蚂蚁包括蚁后在1-4周内逐步死亡,蚁巢内的种群崩溃。